首页 财经 新闻 央行 银监会 证监会 保监会 股票 基金 债券 外汇 期货

转改文职人员的他们这样说:但为强军谋,不悔脱戎装

2019-01-21

大局与个人难兼顾,尽忠与尽孝难两全。以前,这是许多军人面临的一个矛盾。部队走开军官转改文职人员之路,为缓解这一矛盾提供了一个新方案。军旅情深,芳华无悔。多位转改文职人员对记者说,人生轨迹虽然变了,但他们献身国防的初心不改。请关注今日《中国国防报》的报道——

元旦前夕,一批军军种 部队干部交流到省军区系统转改文职人员,记者在宁夏军区采访了解到他们的心声——

但为强军谋,不悔脱戎装

■中国国防报记者 徐 雯 路波波 特约通讯员 周 贺

元旦前夕,一批军军种 部队干部交流到省军区系统转改文职人员,宁夏军区所属人武部共接收51人。1月上旬,记者从北京飞赴宁夏,在银川、中卫、石嘴山等地先后采访了其中的24人。让记者印象最深的是,这24人接受采访时全部穿着军装,有穿陆军服的,也有穿空军、火箭军和武警部队服装的,军衔大多是少校、上尉。

记者问:“服装还没换?”

“对,因为转改命令还没下达。”还有几人回答说,“穿军装的时间十分有限了,可能也就是几十天……”

记者又问:“不舍得脱军装?”

“当然不舍得。但是,在改革强军的大潮中,我们不怕脱军装,就怕与强军无关!”

进退走留两难之间,忽然出现一条新路

曾是陆军某团组织干部股股长的马健龙,拟转改为固原市原州区人武部文职人员。他在原部队工作成绩 突出,列入后备3年,但年龄偏大的短板也日益突出。几个月前,马健龙所在团正面临调整改革,他不确定能否留队,交流转改文职人员的通知下发后,团领导建议他转改,但也尊重他个人意愿。马健龙告诉记者,他很想在部队历久 干,但遇到的发展瓶颈是客观现实,在慎重考虑之后他作出转改文职的选择。他说:“进退走留两难之间,忽然出现了一条新路。这条路解开了我的心结。”

记者采访转改文职人员时深切感受到,军旅情结或许是人世间最难解的一个职业情结。许多官兵都是这样,一旦从军,终生不舍;即使历经曲折,依然初心不改。

从第76集团军交流到银川市金凤区人武部转改文职人员的刘建通,1999年考入西安陆军学院,后又攻读西安政治学院硕士,曾任排长、指导员、副营职干事、营教导员,经历过部队转隶、跨区调动、干部交流,仅教导员这一职,他就走了3个单位,干了6年。2018年,已38岁的他面临进退走留问题,他选择转改文职。刘建通告诉记者,他忘不了高考时他的3个志愿都填报的是军校,忘不了他的结婚照是一身戎装,忘不了他撰写国防和军队建设研究论文时的激情。他对记者说:“只要让我干与强军相关的工作就行!”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