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财经 新闻 央行 银监会 证监会 保监会 股票 基金 债券 外汇 期货

对忠诚的诠释:他把得到的温暖变成阳光还给大山

2019-01-22

他是大凉山的儿子,带着大山的基因,走进导弹工程兵的行列。一年后,他考入军校,告别战友时,他动情地说:“结业 后,我还要回大山,因为这里有一个我割舍不下的太阳!”请关注今日《解放军报》的报道——

岩层下播撒心灵的阳光

■沙子呷

我是大凉山的儿子,带着大山的基因,走进导弹工程兵的行列。

小时候,我赶着牛羊在山里疯跑,是彝族山寨里的孩子王。15岁那年火把节,我拿了全乡摔跤、赛马两个第一。几年后,我如愿穿上军装。刚到连队那会儿,我吃饭用手抓,牙刷不会用,说话没法交流。指导员就带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学汉语,班长手把手地教我用筷子,战友们一有空就跟我拉家常。

记得第一次上工地,上百斤的钢模板我扛起就跑,一连扛了几十块,累得靠墙直喘气。突然意外来临,一块钢模板倒下来,砸中我的右脚,连长发现后,立即把我送到县城医院。因为3根脚趾骨断裂,要给我做截趾手术。时任政委知道后亲自联系骨科专家,他说:“花多大代价,也要保住这只脚!”

就这样,留住了“铁脚板”,从此战友们都叫我“阵地铁人”。我当年就当上副班长,转年又当上班长,2010年9月,被保送入学提干。导弹工程兵终年 历久 奋战在岩层深处,对我们来说,美丽阳光、新鲜空气都是奢侈品。提干以后,我总是叮嘱自己,要把当年我得到的温暖和厚爱,变成阳光和空气,加倍送给战友、还给大山!

那天凌晨3点,我跟班检查钻爆进度,突然发现接近作业面的拱顶上方,一道一指宽的裂缝正在扩大。我大吼一声:“快撤!”有个新兵惊慌中绊倒了,我赶忙扶起他,护着战友们拼命往外跑。脚跟刚站稳,身后就传来轰然巨响。那一刻,我和我的士兵兄弟整队报数,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满伍!”这是我的职责,不仅要把这群十八九岁的战友带进阵地,还要把他们一个不少地带出来。

妻子莫小梅心里清楚,我这个山里娃,是在军营里滚出样儿的,对部队、对战友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。来连队探亲,她穿戴彝族最美的服装,给兵弟弟们唱凉山谣、跳花鼓舞,还翻山越岭挖草药,按彝族偏方配成一个个草药包,每月都往连队邮寄。

大学生新兵汪啸龙,是个多愁善感的“文艺青年”,画了一幅太阳挂在床头。一天,小汪收到我妻子寄来的一个包裹,打开一看,是一面用红、绿、蓝三色丝绸拼出的旗子,中间绣着一个红红的大太阳。从此,这面旗子在整个工区传递,掘进到哪里,这个“爱的太阳”就照到哪里。

一年后,小汪考入军校,告别战友时,他动情地说:“结业 后,我还要回大山,因为这里有一个我割舍不下的太阳!”

旁听感言

■杨永刚

阵地就是战场,施工就是打仗。被誉为“导弹筑巢人”的火箭军工程部队,常年处于战斗状态,官兵们时刻面临苦、累、伤、残、险的考验,在寂寞的岩层深处,谱写了一曲曲感天动地的忠诚之歌。皮肤黝黑,身材健壮的沙子呷,从大凉山的山寨走进导弹工程兵的行列,用彝族人特有的果敢坚毅,在生与死的考验中攻克一个个“老虎口”,把汗水浇筑在一米米延伸的国防工程之中。他的身上,也在一次次攻坚克难中,留下一道道伤疤,每一道伤疤背后都有一个故事,那是他带领官兵冲锋的见证,是他对忠诚的最好诠释。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